<rt id="oosoa"><optgroup id="oosoa"></optgroup></rt>
<acronym id="oosoa"><small id="oosoa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oosoa"><optgroup id="oosoa"></optgroup></rt>
<acronym id="oosoa"></acronym>
<rt id="oosoa"><small id="oosoa"></small></rt>
大咖共議光伏系統集成商的整合之路
欄目:專題報道 發布時間:2019-05-15 14:08

大咖共議光伏系統集成商的整合之路

來源:北極星太陽能光伏網  2019/4/2 17:55:12 

4月2-4日,2019第十四屆中國(濟南)國際太陽能利用大會暨多能互補展覽會在濟南舉辦,在“光伏系統集成商的整合之路”環節,山東省太陽能行業協會副秘書長張曉斌作為本次對話環節的主持人,對話環節邀請到江蘇天合富家張榮敏、浙江正泰安能何伯巖、阿特斯太陽花園龐杰、無錫尚德益家周杰、山東大象能源安宸,他們就山東戶用光伏市場發展的話題進行精彩探討。

專題:2019第十四屆中國(濟南)國際太陽能利用大會暨多能互補展覽會

張曉斌:大家都知道,從去年531之后,我們很多的光伏企業,光伏從業者離開了行業,還有很多光伏企業堅守,通過他們新的模式,新的價格體系,新的運作方案,一直堅守到現在。我們還有很多很多的企業在,這幾家渠道范圍還是比較廣,不僅限于某一個村,不僅限于某一個鎮,不僅限于某一個縣,他們能做山東省大部分區域。講一講他們針對今年有什么樣的想法?我想問一下天合從去年531之后到現在,有什么變化?第二步政策即將出來之后你們有什么變化?

張榮敏:531對光伏行業人,到現在仍然是記憶猶新。有人說今年還會有531,所以531對我們印象特別深。天合在531之后,走了幾步棋,第一搞突圍行動。力爭把經銷商庫存在6月份消化掉,也做了非常多的努力,盡量幫助經銷商。9月,又開全國經銷商大會,當時不確定光伏有沒有補貼,我們又推出平價產品、特價產品,經銷商團隊不散,技術人員不辭退,讓他們正常運營,維持下去。我們也是做了非常低的價格,圈里都非常清楚。春節前又開了另外幾場招商會,對光伏一直保持信心。剛才張秘書長問變化,第一信心仍然有,而且不比以前差。第二變化,我們也干得更務實一些,堅持原有的原裝路線,而且剛才陳總詳細講了原裝理念,我們怎么做的,我覺得最終企業的發展,未來的品牌之路,光伏發電至少是幾十年的產品,大家感覺20年。組件20年壞不了,它還繼續工作。20年之后,前期家用特別多,農村出去沒有管理,沒有監控,沒有運維,農村里出現很多景象,破落的屋頂上鋪幾個板子,老年人可能去世了,可能跟著兒女到城里來。出現很破敗的項目。房子一旦沒人住,屋頂很快會壞掉,光伏系統會跟著很快壞掉,誰來管?企業有沒有回收的職責?有沒有處理過期產品的職責?包括以后的運維,我覺得會變成垃圾,這是我們最不愿意看到的。我一直堅信只有很多很少的一部分企業能承擔起真正的運維和服務,能做一個長遠的品牌,最起碼保證這個企業20年之內不能倒閉,有一些優質的企業,比比較小的運維商更靠譜一些。

王淑娟:謝謝張總,應該說通過剛才張總的介紹,能感覺出來,雖然政策對他們有很大的影響,畢竟從一開始就選擇這條路,會一如既往堅持下去,信心從來沒有丟,會隨著國家政策變化,隨著時間的發展會有新的模式,新的思路出來,感慨良多,跟天合接觸比較多。何總,去年531之后,山東市場上最火爆的企業可能就是正泰,沒有補貼的情況下,租賃模式突然一下非常猛,我想問這樣一個問題,在去年之后,有很多自己單干小型的集成商,后來跟著你做,你對這一塊兒有什么想法?你認為未來光伏集成商之路是什么樣的?

何伯巖:先說第一個,原來縣里做的比較好的品牌商,自己做集成也好,這樣一批經銷商經過去年下半年,有相當一部分光伏行業里還在做的,要么成為我們代理商,要么在跟代理商合作業務,這是現狀。但是作為我們來講,一方面從我們自身來講這是好事情,經過531之后能夠在行業里堅持下去,銷售人員、老板、安裝隊也好,都是精華,之前沒有沉淀,戶用太熱了,2017年開始太熱了,531之后大家冷靜下來,還能堅持下來做就是有經驗、能力,對行業的認識。對正泰來講有這樣的合作伙伴進來,不管什么方式跟我們合作是好事情,不光是短期業績。另外,我們客觀的講,不是說自己有多好,我們相當一部分電站是自己投資的,我們在整個電站開始,流程非常嚴格,我們一年在山東建幾千個電站,如果最后不能保證電站能持續穩定有效發電,我們的業務模式一定不能持續。我們也做到了,光浙江好幾萬電站,現在出貨量比531之前多很多。整個一套流程就在細節當中,包括事業部人員,辦事處人員,保證我們做到這些電站能夠持續有效發電,這種現象背后本質是什么?所謂標準、科學,而且能夠落地執行。這個角度來講,很多合作伙伴,不管直接跟我們合作的代理商,銷售人員、安裝隊來說,剛開始意見很大,我做光伏五六年了,裝這個東西閉著眼睛都能裝,從發貨安裝兩個月就能理解,如果不嚴格這個業務就停了,大家不用做了。過程中我相信對整個山東戶用行業里相關安裝、代理商老板、銷售人員意識培養,我相信對市場良性長期發展有幫助。很多地方在并網電網工作人員,一看我們電站,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標準化的電站。另外,對我們來說,能夠堅持下來,531之后大家知道成本多少,我們能堅持下來也很不容易,咬緊牙,把各個環節逼到極限。業務堅持下來的前提,各個產業鏈環節逼到極限,我們幫助代理商降成本,通過訂單流程的優化設計,幫助代理商降低一次運輸、二次配送成本。通過安裝方案設計,幫助代理商降安裝成本。代理商往下分銷業務,我們幫助代理商設計好的。業務既把成本降到足夠低,市場又能接受。從上游到下游到終端用戶,任何一個環節,他說我干不了,我不干了,這個業務就不能落地,真是極限。人都是逼出來的,逼到最后成本也降下來,人均效益提高了,所有上下游合作伙伴都是這樣。

張曉斌:正泰有龐大的財力做支撐,如果沒有質量,沒有相關的管控,標準、體系、把關,再大盤子也會付諸東流。任何的情況下,我們就是在做標準,無論有沒有政策。因為越是在政策不好的情況下,質量成為很關鍵的一點。下一位龐總,阿特斯太陽花園的,大家都知道阿特斯是一家很穩健的企業,這兩年在戶用這一塊兒,山東是他們的重點布局市場,這么穩健的企業做戶用,你們在戶用模式上,在今年出了新的政策情況下,你們今年有什么想法?

龐杰:各位來賓好!阿特斯從2001年成立到現在,大家對阿特斯評價比較穩健,我個人今年也是在阿特斯第12年,無論是2008年金融危機,包括2012年的美國雙反,無論是中國還是德國,還是美國和日本,這些國家的政策一直在變,政策變成為光伏行業一個永恒不變的話題,所以說每次政策變,其實對于光伏行業,光伏行業從業者來講都是蛻變,每次都是進步,一次質的飛躍。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,2009年德國慕尼黑展會進入光伏行業發展黃金期。2012年歐盟雙反和美國雙反之后,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成為比較好的時期,531之后,2019、2020年會不會成為另外一個黃金期?每個行業都是波峰和波谷發展過程,肯定會有。阿特斯做戶用也不是一拍腦袋就做的,我們在中國做戶用是2017年10月份,比許多廠家競爭對手晚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,阿特斯真正做戶用是從2009年在日本開始做了,我們在日本做了很多。在日本做了300個服務點,累計做了10萬戶的樣子。山東市場也是阿特斯定位的重點市場,剛才在3號會議室做2019年太陽花園品牌推薦和招商會,在山東市場531之后和531之前,我們是沒有變化的,第一方面是從信心,我們始終認為光伏是清潔能源,戶用和分布式肯定可以做,這是第一個信心。第二團隊,山東團隊531之后和現在也沒有變化。第三方面就是各方面支持,公司力度、公司管理層和做戶用團隊來講,各個方面資源支持方面,對山東還是優先做的。另外一方面來講,我們要變,531政策之后,2019年國家補貼出臺之后,我們要變哪些?做光伏無非幾個方面,尤其做分布式光伏,第一是產品,我們想把成本做的更低,產品要做足夠高的功率,做足夠好的質量。我們怎么把產品做的更低?一個是系統施工過程中把一些環節做的更精細化,另外一方面組件占光伏系統45%、50%,甚至更高。既然組件占了成本大頭,我們要把組件功率提到足夠高,來攤成本。唯一變數比較大的就是硅材料,初始投資做的更低,很多企業在做的事情。第二方面變的地方,大家繞不開一個話題,做光伏無論是大的還是小的,金融,我想大家的思路,阿特斯也在變,可能做一個項目資金來源,我們希望資金來源多元化、可分散化,之前依托光伏貸,依托某一個金融機構,現在選擇之一。未來有更多選擇,是這個場景。包括戶用,包括工商業分布式,最佳持有者是業主自己,分布式初衷是什么?自我消納,否則不如建一個大的電站,資金來源多元化、分散化。第三個方面,2019年看到戶用補貼0.18元,政策還沒出,不知道有沒有變數。至少2019年政策能看到,2020年、2021年往哪兒看?看不清,有大的方向,具體細節不知道,在許多光伏應用場景創新,安裝商也好、集成商也好、廠家也好,大家共同關注和探討的內容,金融戶用要做分布式、工商業,2020、2021長遠的走,這是光伏人共同探討的問題。

張曉斌:龐總提出來無論政策出不出,路還要走,如果我們看不到未來2020年、2021年政府怎么樣,但是最差也就是2018年下半年的情況,2018年下半年我們都走過來了,未來還有什么好怕的,隨著成本價格降低,更多的利潤空間會出現。周總,跟他們不一樣,如果政策出了,你認為今年戶用,你在山東能做多少?同時你能做到幾月份?

周杰:其實上分布式蠻早的,我們始終堅信分布式是光伏發展的主要方向,從早期2002年服務市場開始,從早期地面電站為主,過渡到分布式為主,從2013年到2017年之間,國內地面電站形成大的規模,2015年開始,分布式起步發展到這樣一個趨勢,國外市場演變,我們對國內市場堅定,為了更好的發展分布式業務,我們把分布式提到很高的層面,堅信分布式市場長期未來更好、更健康的持續發展,通過這些年的發展,我們在山東市場布局,以及初步取得成效。經銷商基本上覆蓋山東省各個市縣,經過531之后,確實很多合作伙伴混的不容易,我們絲毫沒有受到政策影響,我們堅定做自己的事情,做好自己的戰略。我們從內部來看,一方面感謝531,通過這個契機把跑的慢的地方補上來,在自己內部形成資源整合,打造完整的生態鏈,更好的服務客戶。對分布式業務主要以產品+服務為核心,集團內部優質產品為基礎,以服務為核心,服務各地經銷商。利用我們走過的資源,全部經銷商服務好,讓他們有足夠的資源和能力把客戶服務好,形成一個良好的關系。終端客戶服務好,他們享受好的產品和服務,帶動當地經銷商的發展,經銷商發展好帶動我們的發展,形成良好的循環。山東市場來看,山東市場是光伏優質市場,531之后到現在空白時期,山東省戶用還是持續發展,相比全國其他地方,特別戶用,山東省規模還是在持續推進。2019年新政對戶用是比較明確的,經銷商目前對市場信心非常足,有些經銷商在531之后一直在走平價上網模式,一方面通過總部的支持,另外通過積極分享海外市場先進經驗,讓他們看到分布式市場未來得發展,讓他們更好的跟我們一起把山東市場做好。帶動他們把戶用這塊兒做成優質市場,身體力行的方式推動山東戶用市場往健康發展。山東市場占到我們四分之一的容量,希望通過2019年政策助推下,合作伙伴努力下,希望達成這個目標。

張曉斌:安總,前面這四個,人家都是有骨架做支撐,基本上都是全國知名的大的光伏企業,都是老資格的,光伏走了分布式之后,有子公司、運營公司,但是大象作為山東省本土企業,純集成商,沒有自己的生產。他們多多少少用自己的產品,您是純集成商,大象做到現在的規模和體量,對山東很多其他集成商起到表率,學習模仿的一點。全部模仿不現實,體制不一樣。你覺得大象有哪些方面是值得其他經銷商學習?

安宸:剛才秘書長說值得大家模仿不敢當,但是有一些特點,包括運作的模式,包括現在做的一些事,包括很多合作伙伴,覺得我們是神秘的大象,通過這個機會,我想跟大家介紹一下,大象集團到底是做什么的,大象能源到底做什么的。首先大家日常說的大象能源并不是大象集團,大象集團是日照山東本土企業,旗下一共有三個模塊。首先1992年成為房地產公司,一共專注房地產研發27年,我們還有一個模塊是大象房屋,在這次展會上,將大象房屋產品放到了展會上。第三個模塊是大象能源,大象能源起步稍微晚一些,我們可能和其他領導模式不太一樣,我們的起步相對較晚,但是我們也有自己的特點,我們的特點就是運用了金融,我們的特點就是運用了渠道,我們的渠道531之前,531之后發生一些變化,包括2017年年初成立公司到2019年的部署也有一些不一樣的變化,從最開始只有日照一個城市,今年3月份剛剛做完6個城市的招商會,幾乎每一個招商會都是爆滿的情況, 雖然市場比較冷淡的情況下,但是我們還是非常信心,這個信心是源自于市場對我們的市場,市場為什么對我們認可,為什么給我們支持,我們公司自己的特點。一方面我們的產品從開始之初到現在經歷多次變化,變化由客戶、由村民終端客戶給我們的影響,從最開始只有零首付貸款,將客戶所有關注的問題全部考慮到里面,客戶中途貸款周期12年,中途逆變器質保到了給客戶更換一次,質保維護問題,中途不發電怎么辦?相關問題,我們都是在一次次更新,一次次變化當中慢慢考慮進去。我們的變化,包括我們2019年發展歷程,包括2019年的期望,基本上一次次對客戶發自內心體會、體驗,才造成目前這個方向。

張曉斌:來點大家比較感興趣的話題,剛才在座五位都介紹了一下各自的情況,包括現在模式,531之前、531之后,包括未來怎么樣,王淑娟老師開始講的時候,近期有可能明天、用可能后天,有可能下周政策會出,會有對2019年新的模式展望和規劃。大家都知道今年規劃3.5GW,去掉去年500兆,3GW,怎么能做7個月,能接近年底。下一個話題就想問一下,天合富家2019年山東計劃完成多少?你們的定價計劃多少?

張榮敏:我們一直零售價格還是進貨價?

張曉斌:給經銷商的。

張榮敏:張秘書長非常尖銳,這個問題在會上不好回答,首先目標,我們朝著100兆來做,我一直覺得3.5GW做到年底也做不完,為什么呢?光伏市場發展到現在,531是個好事,而且今年我依然不希望發展太快,把光伏賣給應該買的人,而不是全上去。有金融但絕對不搞零售服務,不完全依賴于金融。挑選客戶和經銷商多做工夫,價格區間的話,空間還是不錯的,大約2.6—3.5元之間都有產品。

張曉斌:2.6—3.5元,100兆瓦。何總。

何伯巖:之前跟你說過,我們做120兆瓦,區間范圍3塊錢上下。

龐杰:我們在公司定目標的時候會參考組件,電站開發在市場上占有份額,現在組件在中國區,3%—5%,電力開發中國比較少,海外比較多,戶用在阿特斯內部是新的部門,我們的目標在山東區域也是3%—5%,到底多少量,跟著張秘書長波浪起伏比較好,跟著你的步伐。

張曉斌:最少不低于100兆瓦。

龐杰:我們做太陽花園不同的組合,價格范圍蠻大的,招商會還在說,濟南展會安排阿特斯是唯一一家在展位期間做招商會,阿特斯質量比較好一點,價格比較高一點,往下稍放一點,讓2%左右比較好一些。

周杰:100兆瓦包括戶用和工商業,一半一半。

張曉斌:你們的定價呢?

周杰:我們跟龐老師一樣,多種合作模式,有組件、有系統,大體差不多,價格還是看行業形勢變化,很難回答。

張曉斌:你們是兩件套還是一套,還是全套?

周杰:都有。

張曉斌:都有的多少錢?

周杰:都有看組件形式,2.5—3元之間。

張曉斌:安總。

安宸:剛才前面領導都說了組件價格,我們也不是賣組件的,我們和經銷商合作價格,我們現在和全省價格是統一的,合作方式也非常靈活,如果有客戶的話,可以給我們提供客戶,我們合作。能做EPC更好,合作價格是1—1.5元/每瓦,量的問題,每個地方做的最好,今年開了10個城市,這也是一個量,這十個10城市所有日照銀行在山東分行的地方,我們的合作伙伴,這就是我們的量。

張曉斌:總量呢?

安宸:分階段,首先第一階段是授信7億。

張曉斌:今年山東做多少?

安宸:120。

張曉斌:這五家單位把各自在山東的目標說了,我之前一直的想法,讓山東省重奪戶用第一省,這是我之前一直非常希望的,在座五位基本上讓山東達到預期的一半,你們報的體量,本來以為你們報至少接近一半,離我希望預期還有差距。我就希望有更多的經銷商朋友們站起來,把我希望達到山東占到最大體量,另外一部分填起來。在座有經銷商朋友,有專家、有企業、有媒體,一個里面找一位給上面五位提問題。經銷商領域、專家領域。

嘉賓:我想問的都被你問出來了,剛才張總預計今年年底3.5GW做不完,我想聽一下大家的想法,我們市場能不能完成3.5GW,什么時候完成,跟大家信心非常有關系。去年流失了百分之七八十,他們信心會迅速恢復嗎?大象說銀行對你們很支持,除了山東以外,其他地方支持我們嗎?老百姓信心會恢復嗎?在綜合考慮這些條件之后,你們客觀的評價3.5GW到底用到什么時候?

張榮敏:王老師提這個問題,我正想闡述一下,為什么我判斷3.5GW用不完,531之后很多經銷商受傷,很多小企業倒閉了,產能想迅速恢復的話,小廠取消掉了。另外一個角度來講,國家出531最終政策是防止行業過熱,并不是阻止行業發展。不要老是搶第一,我覺得第一是沒用的,GDP也是沒用的,按照一定的質量發展往前走。最好的節奏,3.5GW不是領導拍腦門出來的,一定規劃差不多一年的量,而且做了深入調研。光伏政策調研改十七八次了,3.5GW定的基本上到12月份干完。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,今年光伏市場隨著成本降低,利潤降低,整個產品收益率是在下滑的,而且經銷商一套萬百塊錢永遠不會再來了,很多經銷商有自己的產業,現在迅速轉回本行里,現在毛利和純利不太感興趣。政策出來需要半年左右。

嘉賓:市場還是有沖動的,天合在這段時間搞了好幾場招商會,每場招商會都挺火爆。大象也是蓄勢待發,就等出政策,市場還有蠢蠢欲動的信息給我。正泰一直在持續做,大家沒有完全停下來。這幾個大品牌很快的把市場熱起來呢?

張榮敏:我們盡最大努力這樣做,人數來看,不是那么熱?,F場大家也去看了,今年現場比去年差異大,去年第一天人非常多,有縮減的,今天來參會的人數,很符合我的判斷。

張曉斌:干的人少,從業者少了,造成了我們想努力發展,想使勁,這其實也符合幾位定的具體任務規劃,因為沒辦法,通過531之后,我們很難看出來下一步出了政策以后,漲勢會不會回到去年4、5月份瘋狂狀態,即使有指標、有容量、有補貼還有多少人做,人回來做的時候,還有多少不忘初心的感覺,張總剛才說的,我還是很贊同的,也僅代表你個人觀點。我想聽一聽后面的。繼續提問,有經銷商朋友嗎?

嘉賓:想問一下龐總,阿特斯這一次在弄國內市場,我對阿特斯企業發展抱有一個非常贊賞的狀態,我一直覺得阿特斯所走每一步都很穩健,從來都是把企業效益放在首位,并不是那么看重市場份額,接下來這次展會續力國內市場,國內市場讓利周期過去之后,阿特斯在國內的布局是更看重公司效益,還是更看重市場份額?

龐杰:阿特斯從多個媒體溝通也好,一些文章來看,阿特斯中國市場和海外市場并重的,自己主抓幾個方面,第一還是質量,我們沒有代工廠,基本上產能11GW,完全是自己的工廠?,F在有些工廠在鹽城、泰國都在擴,這個擴不是新建一個廠址,之前的工廠廠區內利用現有基礎設施擴,目的是擴大自己的產能,保證質量,另外一方面來講,質量管控也是很好。剛才你提到很好的問題,到底是看重利潤還是市場份額?3月21號阿特斯年報出來,今年做了6.6GW多一點,2017年做6.8GW,毛利率比去年翻一番還多,從理性來看,我們真正貢獻利潤部分在外海外電站出售,單純看組件毛利真的很低。作為企業來講,經歷過2008年一個訂單沒有,2012年工廠也停過好長時間,所有人員在廠區里軍訓,大家都知道作為企業來講,現金流對企業的重要性,對現金流看的比較多一些。今年下半年到底怎么走,我們都希望組件價格往下走,今年到底能走多少,大家不知道,有幾個趨勢和大家的預期還是有點相悖的,政策如果出來平價上網,真正釋放出量,并不是在4、5、6、7,真正釋放出來會到三季度末、四季度,海外還有一些需求增長。如果我們政策出來的話,天合張總也在說今年3.5GW能做完還是做不完,第一個如果531之前,金融機構是否支持?最早一版1月份征求意見補貼每季度推波,我說完了,銀行反應不過來,財務模型剛算好,銀行很難做,如果年內不推波會好一些。另外一方面我們對整個大的方向判斷,在量,阿特斯真不是特別追求擺在第一位的,2018年和2017年數量對比就能看出來。利潤這塊兒來講,每個公司都希望自己公司高一點,利潤高是打組合拳,不是組件薄利拉升。

嘉賓:還有補問的問題,還有一個問題同樣向龐總請教一下,您覺得提升組件的效率來拉低組件的成本,這一條也肯定發展必經之路,我想問一句,短期內您覺得幾家大品牌在品牌附加值加上之后,和二線品牌之間的競爭,您覺得您有多大信心?

龐杰:阿特斯一直有信心,對自己質量的確有信心,這個信心來源于我們以往做電站的數據,海外做了很多電站,這個電站都有監控。做組件的話,白銀經理是技術,我做生產,工廠待了好多年,真正組件就像汽車一樣,都是四個輪,四個輪也是有差異的,組件也是有差異的,托盤自己看,每個廠家是什么樣的,不對產品直接影響。我之前有個小例子,行業同事一直在聊,2016年我在泰國建泰國工廠的時候,有一批托盤,泰國那邊沒有這種木頭,我們引進國內一家托盤供應商到泰國供應,結果抽檢的時候不合格比率超過5%,就判退了。供應商只供我們一家,所以他是損失的,直接找管理層,也沒有采購。托盤和產品不直接相關,為什么還要把控這么嚴?我們大的項目要通過海運,通過陸運,甚至到項目地道路肯定不是好的,顛簸過程中托盤破裂對組件產生影響,產生意想不到的損壞。更多成本、更多精力投入在產品上,和二線品牌競爭,阿特斯有底氣在,我們質量做的好。

嘉賓:我想問一下正泰的何總,自從正泰租賃模式對戶用市場起到了積極的作用,正泰是淄博這邊的,也跟南總那邊有過溝通,他有很多的區縣沒有放開,我想問一下,包括淄川其他區縣房頂租賃都很好,包括村里,其他從業人員也有了解過,其他區縣什么時候放開?

何伯巖:沒放開就是給大家留著的,一級分銷商、二級分銷商永遠招,優質代理商不愿意做二級,非要做一級,我們到底合作不合作?有節奏的,市場開發有規劃,不能說今天為了這一個月、半年,明年干嘛去?大家全喝西北風。

張曉斌:這就是我今天要說的,我本來要總結說,整合之路為什么這樣,告訴大家一個很重要的信息,原先是企業招商希望你做我的代理,但是未來這個行業會成為品牌,成為寡頭,原先家電行業不用說別的,格力而言,格力經銷商求廠家的,什么意思?當你行業一開始百家爭鳴的時候,看哪個廠家會在短期內成為巨頭,成為真正的品牌,當你最后行業成為寡頭行業的時候,就不一定是企業不斷招商,企業也會有選擇的招商,而且一旦招商以后,很多經銷商朋友也會不斷跟廠家溝通,尋求更多的代理資源、市場資源,不光咱這個行業,任何一個行業發展到一定程度,一定是往這方面走的。你問這個問題,我覺得何總說的很對。

何伯巖:補充一點,正泰和小企業不一樣的地方,我隨時可以招到經銷商,正泰公司區域規劃留著,我們要給已經合作的代理商留下足夠的發展空間,什么意思?我們希望我們的代理商把跟正泰合作這個事情當做一個事業來做,而不是今天光伏能掙錢就做一把,明天碰到點困難就不做了,不是正泰一個人面對市場操作思路,真正了解一下全國做10年、15年、20年代理商太多了,所有代理商跟我們長期合作。為什么正泰能做到這么大的市場份額?就是靠代理商、經銷商、合作伙伴,怎么靠?合作伙伴愿意跟我們合作十幾年,你要幫助他考慮三年、五年之后,靠什么把業務作大,靠什么把團隊養活,這是很重要的問題。

張曉斌:作為沙龍對話應該說點干貨,說大而空沒有任何意義,說實實在在的東西,大家聽著有點收獲,這才是搞活動的目的。我相信在座各位其實還有很多想法,還有很多問題,你們私下可以交流溝通,包括今天上午主論壇的時候,我也說了,山東濟南搞這樣的活動不是為了單純搞會而搞會,而是真正一個領域集中做好相關行業的基本情況,在山東濟南這一個點集中發聲,代表濟南、代表山東、代表全國,發出不一樣的聲音。有的地方發質量的聲音,質量、產品、標準,我們希望山東在應用方面,在市場推廣方面,在渠道建設方面能發出不一樣的聲音。今天我們的對話沙龍到此結束,謝謝大家。

(發言為一起光伏APP根據速記整理,未經本人審核)


服務熱線
+86-021-50388883